文學藝術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文化生活 > 文學藝術
石琴作品——《春是希望之色》
發布時間:2020-02-16     作者:石琴  來源:合成車間  瀏覽數:709   分享到:

立春之后,春色漸濃,雖似還有凄情涼薄之意,但本意總是向暖。無論是草長鶯飛,亦或花紅柳綠,皆是并不濃重卻又無比清新之色,那是春所獨有的,希望的顏色。然而,今之春色,卻像是在一幅描繪春韻的潑墨山水畫上不小心多留下了一筆,這一筆,搶占了本該是這美妙絕倫的春景圖最美的意蘊,讓它瞬間不再熠熠生輝,變得黯淡無光。誰也不曾預料,留下這一筆的竟是邪惡且狡猾的小小病毒,后來它被人們叫做“新型冠狀病毒肺炎”。

病毒侵蝕了本應尋常又充滿煙火氣息的生活,人們止步于大街小巷的繁華,亦不如往常般流連忘返于這最好的時節。原以為這春之盛景,竟無處消遣,卻不曾想在日日必經的廠區間,竟也觸手可得。

臘梅.jpg

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

數日來,午后充沛的陽光毫不吝嗇地鋪灑開來,不經意間,哪怕是帶著口罩匆匆行至于此,也會被飄來的陣陣馥郁所吸引。“墻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”,縱使陽光和煦,在照耀不到的角落,依舊帶著早春凌冽的氣息,卻絲毫也不影響這幾株臘梅花獨自盛放的傲然姿態。湛藍的天空此刻萬里無云,藍得自然,更映襯著臘梅獨特的氣質。看著這淡黃色的小小花朵,驀地想起這幾日新聞里那些數不清的動人畫面,讓人肅然起敬的白衣天使,不正像這墻角的臘梅,雖不會爭奇斗艷,只在這寒風里靜待綻放,卻用最純凈的顏色書寫著春的希望。

飛鳥.jpg

仰看云中雁,禽鳥亦有行

剛剛立春過后的氣候,乍暖還寒,卻也不能阻擋廠區這些飛鳥攀上枝頭,淺吟低唱,它們成著群,結著隊,秩序井然地嬉戲玩鬧于樹木之中,卻在抬眼之間,調皮地迅速飛走。即便不能追隨它們翱翔于天空下的點點痕跡,躲在樹下,仔細聆聽,清脆婉轉,便是這早春最應景的曲調。是啊,人與自然本該就是這般的和諧共處,同呼吸著一方清新的空氣,享受著一片陽光的溫暖饋贈。寒冷的冬天總會過去,就像是每日新聞里關于“新冠肺炎”一天勝過一天不斷傳來的好消息,那時,再“仰看云中雁”,聆聽禽鳥奏響出希望的協奏曲,便是一幅最好的春之畫卷。

春是希望之色,在它恣意的涂鴉下,冰河總會慢慢消融,柳枝總會吐露新芽,鳥兒總會遷徙歸來,陽光也終會將寒意驅散至盡,打開電視,拿起手機,新聞里全然都是“抗疫”過后的喜悅消息。到那時,我便再不要把這三春盛景只描繪于紙上,說與你聽,我要拉著你的手,與春天會合,與世間全部的美好深情相擁。